高自毫末始,品牌策略可别因小失大

——华谊兄弟传媒股份有限公司等与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评审委员会商标无效纠纷案

 

【案件要点】  

关键词:行政诉讼、注册商标无效、不良影响、显著性、抢注

相关法条:《商标法》第10条第78项;第11条;第13条;第41

     

【案情简介】

20081120日,华谊兄弟公司在第41类(组织表演、录像带发行、电影制作等)服务类别上申请注册了第7068059号“非诚勿扰及图”商标;在第38类(电视播放、电信信息等)服务类别上注册了第7068052号“非诚勿扰及图”商标。

2009216日,自然人金阿欢在第45类(开保险锁、交友服务、婚姻介绍所、领养代理、失物招领等)服务类别上申请注册了“非诚勿扰及图”商标。

之后,华谊兄弟分别于201112月将“非诚勿扰及图”商标在第41类、20171月在第16类、20171月在第21类成功申请注册。然而在20171月申请在第12类却遭到驳回。

20161月,华谊兄弟司针对金阿欢在第45类注册商标向商标评审委员会提出无效宣告申请。

华谊兄弟此次的无效理由,根据2001《商标法》:(1)第31条“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商标”;(2)第10条“夸大宣传并带有欺骗性”、“其他不良影响”;(3)第11条“缺乏显著性”;(4)第13条第2款“复制模仿他人已注册驰名商标”。

商评委评审、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北京市高院二审判决,均支持商评委,维持了金阿欢在第45类上的“非诚勿扰及图”商标。华谊兄弟为期两年的商标无效申请最终以失败告终。

 

【法律评析】

华谊兄弟针对金阿欢“非诚勿扰及图”在第45类上的注册商标发起的无效攻势,为期两年,一路都不被支持,最终也在北京高院以失败告终。我们来对华谊兄弟此次无效的理由进行分析,看看华谊兄弟的失败到底是不是命中注定。

无效理由一: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禁止性规定,商标本身夸大宣传并带有欺骗性。

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七)项规定的“夸大宣传并带有欺骗性”,是指商标对其核定使用商品或者服务的质量等特点作了超过固有程度的表示,容易使公众对商品或服务的质量等特点产生错误的认识。本案争议商标“非诚勿扰”核定使用在“开保险锁”等服务上未构成对服务的质量等特点的超过固有程度的表示,不致造成相关公众对服务的质量等特点产生错误的认识,未构成该条款所规定之情形。

 

无效理由二:争议商标违反商标法禁止性规定,商标本身有不良影响。

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规定,有害于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或者有其他不良影响的标志不得作为商标使用。社会主义道德风尚,是指我国人民共同生活及其行为的准则、规范以及在一定时期内社会上流行的良好风气和习惯;其他不良影响,是指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的消极、负面的影响。审查判断有关标志是否具有其他不良影响,应当从该标志或其构成要素本身进行考虑。本案中,争议商标标志由汉字“非诚勿扰”及图构成,该标志本身并无不良含义和负面影响,也不具有对我国政治、经济、文化、宗教、民族等社会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产生消极、负面影响的可能。华谊兄弟公司有关争议商标的注册和使用会误导公众、造成不良影响的上诉理由实际指向对其特定民事权益的确认和维护,不属于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调整范畴。因此,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并未违反2001年商标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八)项的规定,华谊兄弟公司的相关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无效理由三:争议商标不具备显著性。

2001年商标法第十一条规定:“下列标志不得作为商标注册:(一)仅有本商品的通用名称、图形、型号的;(二)仅仅直接表示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及其他特点的;(三)缺乏显著特征的。前款所列标志经过使用取得显著特征,并便于识别的,可以作为商标注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商标授权确权行政案件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审查诉争商标是否具有显著特征,应当根据商标所指定使用商品的相关公众的通常认识,判断该商标整体上是否具有显著特征。商标标志中含有描述性要素,但不影响其整体具有显著特征的;或者描述性标志以独特方式加以表现,相关公众能够以其识别商品来源的,应当认定其具有显著特征。”第十一条规定:“商标标志只是或者主要是描述、说明所使用商品的质量、主要原料、功能、用途、重量、数量、产地等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属于商标法第十一条第一款第(二)项规定的情形。商标标志或者其构成要素暗示商品的特点,但不影响其识别商品来源功能的,不属于该项所规定的情形。”

争议商标由汉字“非诚勿扰”及图构成,汉字“非诚勿扰”为争议商标的显著识别部分,意为“没有诚意就不要打扰”。“非诚勿扰”这一表述虽然突出了对“诚”的要求,但并未直接表示“交友服务、婚姻介绍所”等服务的质量、功能、用途等特点。相关公众在看到“非诚勿扰”一词时,需要经过一定程度的演绎、想象才能将“非诚勿扰”与相关公众对交友服务、婚姻介绍所等服务所属行业的诚信要求相对应。因此,“非诚勿扰”并非是对交友服务、婚姻介绍所等服务的质量、功能、用途等特点的直接表述。

 

无效理由四:争议商标系对驰名商标的复制与模仿。

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旨在对可能利用驰名商标的知名度和声誉,造成市场混淆或者公众误认,致使驰名商标所有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的商标注册行为予以禁止。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商标驰名与否应当考虑相关公众对商标的知晓程度、该商标持续使用的时间、该商标任何宣传工作的持续时间、程度和地理范围以及该商标作为驰名商标受保护的记录等因素。本案中,华谊兄弟公司提交的证据未能全面反映其使用“非诚勿扰Ifyouaretheone及图”商标的服务的覆盖范围、经济指标、广告范围、广告投入、市场排名等情况,依据2001年商标法第十四条的规定,华谊兄弟公司提交的在案证据尚不足以证明在争议商标注册申请日之前,其“非诚勿扰Ifyouaretheone及图”商标于中国大陆地区经宣传使用在“电视文娱节目、节目制作”等服务上已为相关公众所广为知晓,达到驰名商标的认定条件。且争议商标核定使用的“开保险锁”等服务与华谊兄弟公司主张驰名的“电视文娱节目、节目制作”等服务分属于不同的行业领域,在服务的内容、方式、目的、对象等方面差异较大,相关公众一般不会认为上述服务在实际市场使用中存在某种特定的联系,既非类似服务亦无密切关联。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或使用不致误导公众混淆或误认,从而可能损害华谊兄弟公司的利益。由此,争议商标的申请注册未构成2001年商标法第十三条第二款所规定之情形。

 

无效理由五:以不正当手段抢注他人商标。

2001年商标法第四十一条中“以欺骗手段或者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主要是指注册手段而不是注册目的的不正当性。审查判断争议商标是否属于以欺骗或其他不正当手段取得注册,要考虑其是否属于以虚构事实或故意隐瞒真实情况的方式提交伪造、变造的相关文件而取得商标注册的行为,或是属于欺骗手段以外的扰乱商标注册秩序、损害公共利益、不正当占用公共资源或者以其他方式谋取不正当利益的手段。本案中,华谊兄弟公司提交的证据不足以证明金阿欢申请注册争议商标的行为采用了欺骗手段,损害了公共秩序、公共利益,或者妨碍了商标注册管理秩序。

 

【律师建议】

2009年的金阿欢也许存着抢注的心理,借着2008年《非诚勿扰》电影的大卖,成功地申请注册了“非诚勿扰及图”商标。华谊公司尽管在2008年申请注册了“非诚勿扰”商标,但是注册类别仅在3841类。电影带来的商业价值一直延绵不断,当华谊兄弟想在其他类别注册商标时,经过检索分析,却发现早已不是2008年那个时代了。2008年检索“非诚勿扰”是一片空白,然而几年后确几乎在所有类别上都有了“非诚勿扰”的商标,而商标权人并不是自己。有些类别上的申请注册已经不可能了,只有先无效掉别人的商标,然而无效掉别人的商标太难了。

我想,这时候的华谊应该反复在问自己,当时怎么就不多申请注册几个类别呢。

申请注册商标时尽量选多些商品类别,费用不高,官费加代理费。后面再想拥有这个商标可就不容易了,不仅仅要付出更多的费用,无效在先商标可不是你想无效就无效的。

 

作者:尚雅琼,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法务咨询

E-mail: cnip@cnip.cn
Tel: 025-83716528
 

法律声明

未经本网站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包括但不限于:以非法的方式复制、传播、展示、镜像、上载、下载)使用,或通过非常规方式(如:恶意干预本网站数据)影响本网站的正常服务。否则,本网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请扫描二维码

官方微信

请扫描二维码

Copyright@2015 | 知识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 苏ICP备080081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