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茅盾手稿拍卖案”看美术作品的发表权与展览权的离合 ——沈韦宁等与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张晖著作权权属、侵权纠纷


裁判要旨

美术作品的原件持有人与著作权人分离的情况下,美术作品没有发表的,著作权人享有的发表权将会对展览权构成限制,不当行使对美术作品的所有权和展览权,可能侵害著作人享有的发表权。

关键词

美术作品、发表权、展览权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八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一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第二条、第十七条。

案情介绍

原告:沈韦宁沈丹燕沈迈衡

被告:南京经典拍卖有限公司  张晖

涉案手稿系茅盾先生用毛笔书写的一篇评论文章,创作完成后,茅盾先生向《人民文学》杂志社投稿,并将手稿交给该杂志社。后该手稿几经流转被被告张晖取得,20131113日,经典拍卖公司与张晖签订委托拍卖合同,张晖委托经典拍卖公司拍卖多件物品,其中包括涉案手稿;之后,经典拍卖公司在《东方卫报》发布拍卖公告,向公众告知201415日至6日举行2013年秋季拍卖会,推出名家书画、佛像杂件1273件拍品。经典拍卖公司在其公司网站www.njjdpm.com/article/128和微博weibo.com/njjdpm#!?is hot=1上对涉案手稿以图文结合的方式进行了宣传介绍。又于201413日至4日,经典拍卖公司在南京丁山花园大酒店钻石厅、君悦厅对涉案手稿进行了拍卖前的预展。预展过程中,经典拍卖公司展示了涉案作品原件,也向观展者提供了印有涉案拍品的宣传册。201415日,涉案手稿在经典拍卖公司2013季秋拍中国书画专场进行拍卖,竞拍涉案手稿时展示的是手稿复制件,拍卖现场有竞拍人、参观者、拍卖活动组织者和新闻媒体等。当日,涉案手稿经过多轮激烈竞价,最终落槌价为1050万元。新华网、中新网等众多媒体对拍卖结果进行了报道。

三原告系茅盾手稿著作权财产权的合法继承人,因认为经典拍卖公司、张晖的行为侵害涉案手稿作为美术作品的展览权、发表权、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以及作为文字作品的复制权、发行权、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遂将经典拍卖公司和张晖诉至法院,请求判定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50万元。

法院审理认为:

此案经过两审法院审理后,二审法院认为,手稿的所有权归属于张晖,且其委托经典拍卖公司拍卖手稿的行为没有侵犯原告著作权;而经典拍卖公司没有尽到合理的注意义务,拍卖过程中宣传、广告等不当行为侵害了茅盾手稿作为美术作品的发表权、展览权等权益,裁判经典拍卖公司赔礼道歉、赔偿经济损失10万元。

法律点评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出现了茅盾手稿的著作权财产权中的展览权与著作权人身权中的发表权的分离:在认定侵权时法院认为张晖作为原件持有人,其享有茅盾手稿的所有权以及茅盾手稿作为美术作品的展览权;张晖基于自己享有的所有权委托经典拍卖公司进行拍卖的行为是合法的,不存在侵权,而经典拍卖公司在进行拍卖过程中对茅盾手稿的使用构成了行使发表权的行为,该行为在没有得到著作权人(或者法定继承人)的许可的情况下构成侵权。基于发表权与展览权的分离造成了权利行使上的冲突,下面结合本案就美术作品的发表权与展览权分离予以分析:

一、展览权与发表权的对比

权利类型

展览权

发表权

定义

公开陈列美术作品、摄影作品的原件或者复制件的权利。

决定作品是否公之于众的权利。

人身权/财产权

著作财产权

著作人身权

归属

原件所有人

作者(著作权人)

法律规定

《著作权法》第十八条

《著作权法》第十条

保护期

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31日。

作者终生及其死亡后五十年,截止于作者死亡后第五十年的1231日。

适用作品类型

美术作品、摄影作品

所有作品都具有

通过上述比较可以看出同归属于著作权的发表权与展览权之间差别是非常大的,依据《著作权法》第十条可知展览权是美术作品和摄影作品才享有的著作财产权类型,其他类型作品不享有此项权利。

二、涉案茅盾手稿的发表权与展览权

本案两审法院都认可茅盾手稿兼具文字作品和美术作品的属性,“本案所涉手稿是茅盾先生用毛笔书写,其文字风格瘦硬清雅、俊逸舒朗,展现了瘦金体楷书书体的魅力,文字外观具有一定的美感与独创性,故涉案手稿具备美术作品的特征。同一智力创作成果可以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茅盾先生用毛笔撰写的《谈最近的短篇小说》手稿既属于文字作品,亦为美术作品,具有较高的文学艺术价值,应受到我国著作权法保护。”“我国著作权法并没有排除同一作品因兼具不同的外在表达,从而被认定为不同作品种类的可能性。涉案手稿是以文字形式表现出来的文学和艺术领域内的智力成果,既是文字作品也是美术(书法)作品。”

毫无疑问附着于手稿上的文字作品的发表权已经在《人民文学》上以刊载的方式行使了,但是作为美术作品的发表权是否行使了呢?基于事实笔者认为没有,原因在于投稿的手稿原件一直没有被公之于众,刊物刊载的是文字作品,而不是直接将原稿件进行发布,这也符合作者投稿的初衷。发表权是《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项规定的属于作者的权利,虽然这一权利属于著作人身权,但是考虑智力成果的社会价值,《著作权法实施细则》第二十二条将发表权赋予作者合法继承人,即“作者生前未发表的作品,如果作者未明确表示不发表,作者死亡后五十年内,其发表权可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行使;没有继承人又无人受遗赠的,由作品原件的合法所有人行使。”

基于以上分析和法律的规定,那么涉案茅盾手稿原件的所有权归属于张晖所有,其中作为美术作品的展览权也归张晖所有;而茅盾手稿所代表的文字作品的著作权归原告所有,而茅盾手稿所承载的美术作品的著作权,包括发表权则归属于原告所有,那么就出现了发表权与展览权的冲突。

三、展览权与发表权分离的情形下相关权利如何行使


 

依据《著作权法》规定可知作品自创做完之日产生著作权,无论发表与否创作作品的人都对创作的作品享有著作权,其中发表权具有一次性的特点,即只要行使一次就不再享有,行使发表权的形式很多,传统手段有图书出版、报刊刊载等,现在的手段有广播、网络博客等等,另外在行使一些其他著作权的时候,如第一次行使广播权、发行权等同时伴随的是作者发表权的丧失,总之,只要是可以将作品公之于众的方式都可以成为形式发表权的方式之一。

在本案中涉案茅盾手稿作为美术作品的发表权一直没有行使,那么依照著作权法实施条例的规定,该手稿的发表权应当归属于茅盾先生的合法继承人所有,是否行使由继承人决定。本案被告张晖虽然享有涉案茅盾手稿作为美术作品的展览权,但是这一权利的行使必须要以发表权行使为前提,否则其行使展览权的时候就会侵犯他人的发表权。本案中张晖委托经典拍卖公司对茅盾手稿进行拍卖,但是这一委托最多只能授予经典拍卖公司作为美术作品的稿件的展览权,而不包括发表权在内的其他权利,因此正如法院认定的“在茅盾先生继承人在世的情况下,涉案手稿的发表权应由作者的继承人行使,作品原件所有人张晖以及经典拍卖公司并不享有发表权。涉案手稿作为文字作品,其相关内容已经发表,但作为美术(书法)作品,茅盾先生及其继承人并没有将手稿公之于众的行为和意思表示。然而,经典拍卖公司在拍卖活动中,将该美术作品的完整高清照片通过互联网向社会公开,公众可以在网页上详尽地观察到手稿作品的全部内容和所有细节,在现代互联网传播信息的速度下,经典拍卖公司上传照片的行为客观上已将该美术作品公开发表,侵害了上诉人的发表权。”

该案件中如果经典拍卖公司在获得张晖委托之后,并对涉案茅盾手稿的著作权权属状态和归属审查后,征询并取得茅盾继承人的许可之后,再进行宣传广告等使用才是合法的;如果得不到许可的情况下,仍然对茅盾手稿进行拍卖就必须要对茅盾合法继承人享有的美术作品的发表权进行合理的保护和避让。

透过此案我们从中可以得到的启示是:在使用他人作品的时候,应当切实、适当履行合理的注意义务,对于相关作品的著作权状态与归属进行彻底审查,当出现权利冲突的情况下做好避让工作,或者取得相应的权利授权许可后进行使用。

 

作者:高鹏友

法务咨询

E-mail: cnip@cnip.cn
Tel: 025-83716528
 

法律声明

未经本网站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包括但不限于:以非法的方式复制、传播、展示、镜像、上载、下载)使用,或通过非常规方式(如:恶意干预本网站数据)影响本网站的正常服务。否则,本网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请扫描二维码

官方微信

请扫描二维码

Copyright@2015 | 知识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 苏ICP备0800816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