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燎原灯具公司诉陈乃峰侵犯专利权纠纷案

宁波燎原灯具公司诉陈乃峰侵犯专利权纠纷案

 

案件名称:宁波燎原灯具股份有限公司诉陈乃峰侵犯专利权纠纷案

案号:2004)宁民三初字第266  2005)苏民三终字第068


代理律师:陈静,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合伙人

 

案情简介:

宁波燎原灯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燎原公司)于200183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提出高压钠灯(海螺丝NBDD-40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并于200236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01343627.9200248日燎原公司又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提出上掀盖内藏式照明灯具开启机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并于2003115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02208653.6

燎原公司经调查发现,案外人福建省泉盛电力设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盛公司)在河北省唐山市政府采购中心组织的政府采购合同中中标,提供货值为970550元的灯具产品。同年912日,唐山市工商局对该公司提供的灯具产品进行检查,并现场制作了检查笔录,并通知了泉盛公司工作人员到场询问。泉盛公司承认,中标的产品系从宏达厂购买,并提供了宏达厂的产品介绍和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复印件。同年1014日,经燎原公司申请,唐山市公证处对安装于该市新华西道和新华东道的路灯进行公证取证。20041124日,法院根据燎原公司申请,对唐山市工商局和唐山市路灯管理处进行了调查。

此外,燎原公司还发现,2004916日,案外人库尔勒异彩照明电气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异彩公司)与南疆铁路基建管理中心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由异彩公司提供货值为589700元(包括灯具、灯杆等)的灯具产品。异彩公司负责人李德陈述:其与弟弟李德平开办的库尔勒异彩灯具经销部(以下简称异彩经销部)提供合同项下产品。该批灯具系从宏达厂新疆总代理蔡增保处购得。蔡增保提交书面证明,证实其从宏达厂购进灯具的事实,灯具部分数量与上述合同数量吻合。2004109日,经燎原公司申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公证处对安装于库尔勒市平安路的路灯进行公证取证。公证书中产品外包装上,印有丹阳市宏达路灯厂厂名,地址是江苏省丹阳市界牌镇,电话:0511-6359057  13905292877。其中,0511-6359057机主为田建和,13905292877机主为蔡增保。

原告据以上事实证据资料向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诉丹阳市界牌镇宏达路灯厂业主陈乃峰侵犯专利权。陈乃峰否认上述两批产品系由其生产和销售,并否认与蔡增保、田建和有任何关系。针对巴州批次产品,陈乃峰提供了20047月江苏省移动电话费专用发票和20045-6月江苏省电话费专用发票两份。以上两份发票出具日期均早于本案受理日。

一审法院认为:针对唐山市被诉侵权产品,虽然泉盛公司向唐山市工商局提交的购销合同为复印件,但结合其他相关间接证据,燎原公司的举证已能够形成高度盖然性,形成证据锁链,其举证责任已完成。陈乃峰如欲否认该事实,应该承担举证责任,但其未能提供相关证据,故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针对新疆库尔勒市被诉侵权产品,陈乃峰提交的电话交费单据的出具时间在本案诉讼之前,如不是电话机主,显然不能取得电话交费单据。由此证明,陈乃峰否认其与蔡增保、田建和有任何关系不能成立。虽然包装箱上所印厂名与宏达路灯厂有所出入,但不能否认两者系同一主体。

一审法院认为:陈乃峰系宏达路灯厂业主,属个体工商户。宏达路灯厂的经营行为应由陈乃峰承担法律责任。经比对,涉案侵权产品的外观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构成近似;涉案灯具产品的开启技术特征与涉案实用新型专利独立权利要求一一对应,全面覆盖该项专利的保护范围;故陈乃峰的行为构成对燎原公司外观设计和实用新型专利的侵犯。

据此,一审法院判决:(一)陈乃峰立即停止侵犯燎原公司高压纳灯(海螺丝NBDD-40外观设计专利权和上掀盖内藏式照明灯具开启机构实用新型专利权的行为;(二)陈乃峰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燎原公司至起诉时止的经济损失25万元;(三)驳回燎原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保全费用及其他费用2770元,由陈乃峰负担。

陈乃峰不服一审判决,向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经二审,法院支持了被告的上诉理由,认定原告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控侵权产品是陈乃峰所生产,并依此撤销一审判决,驳回原告所有诉讼请求。

 

案例简析:

本律师担任了本案被告陈乃峰的一、二审代理律师。本案工作难点不在于专利侵权的技术比对,也不在于涉案专利权的稳定性的确认,而在于任何民事诉讼都可能遇到的证据质证问题。尤其是在一审法院在经过相应的现场取证之后,已经对本案事实有了先入为主的初步判断意见的状况下,如何从证据的证明力、证据之间的关联进行严密的符合逻辑的论证,来组织论辨,让法庭接受被告的抗辨主张,是非常困难的。

本案原告虽然组织了两组证据,意图共同证明被告构成专利侵权,但这两组证据仍然具有各自相对独立性,在证据质证过程中不应相互混淆截取。其次, 关于各间接证据是否构成证据链的认定,仍然不能抛开各单独证据的本身的证明力来讨论,证据锁链仍然应该由若干个被采信的证据组成。

 正是承办律师对于原告所提供的庞杂的证据资料的充分分析和客观质证,使本案法律事实得以最终澄清,被告关于“原告主张被控侵权产品是陈乃峰所生产,证据不足”的主张得到二审法院的支持,最终胜诉。

附:2005)苏民三终字第068号案代理意见


代理意见

 

审判长、审判员:

 我们依据上诉人陈乃峰的授权,对其不服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宁民三初字第266号民事判决,依法提起上诉一案,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上诉人宁波燎原灯具股份有限公司所诉侵权产品,是否系上诉人生产销售?

经过二审的法庭调查,我们认为,这一关键问题的结论已经非常清楚了。被上诉人在一审所提交的两组所谓指向上诉人的证据,均不能证明本案所涉两组侵权产品系上诉人生产销售。上诉人没有生产销售本案所涉侵权产品,因此不应当承担任何侵权责任。理由如下:

一、关于唐山市的证据组中指向上诉人的证据,均不具有证明力,且相互矛盾,不能相互印证,根本不能证明在唐山市发现的侵权产品是上诉人生产销售的。

本案中,被上诉人用以证明在河北唐山发现的侵权产品系被告生产的证据包括:侵权产品销售商福建泉盛电力设施有限公司向唐山市工商局提交的购销合同复印件、ZD812灯具说明书和南京中级人民法院对唐山市工商局做的谈话笔录。

1、销售商福建泉盛电力设施有限公司向唐山市工商局提交的购销合同系复印件,且自始至终,无论被上诉人、唐山市工商局,还是一审法院,看到的均是该合同复印件。因此,该复印件根本没有与原件核对,依据证据规则,不能单独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其次,复印件显示该合同仅有供方的印章,没有需方印章,即使是原件,该合同亦属于尚未成立的合同,从内容上也无法证明所谓“销售”行为的成立和发生。

2、上述合同复印件与其所结合的ZD812灯具说明书明显矛盾。该说明书所标示的“ZD812”产品型号与购销合同复印件标注的“QFDD-812”产品型号相矛盾,无法从内容上去与仅有复印件的购销合同相印证,因而亦无法以该说明去印证购销合同复印件的真实性。尤其是该灯具说明书的来源也不明不白,其自身的真实性、合法性尚不能确认。

3、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唐山市工商局做的谈话笔录中所记载的 “泉盛公司向我们提供了生产厂家,是宏达公司”,语义不清,至少有两点不能确定。其一,唐山市工商局所述“宏达公司”是否指上诉人,不能确定;其二,泉盛公司是如何“提供了生产厂家”的不能确定。在本案审理过程中未看到泉盛公司向唐山市工商局陈述其销售产品系从上诉人所购的调查笔录,因此只能理解为泉盛公司仅向唐山市工商局提供口头表述的信息,由此唐山市工商局判断查封产品系“宏达公司”生产。这种他人的判断性陈述显然没有证明力。从另一方面来说,即使是泉盛公司向唐山市工商局做了相关陈述并有相关的调查笔录,这也是传闻证据,不能因为其提取人是国家机关,而当然地认定其陈述内容的真实性,更不能单独地作为认定事实的证据。

二、关于新疆的证据组中指向上诉人的证据,不足以证明上诉人生产销售了在新疆发现的侵权产品。同时,经法庭对证人田建和的进一步调查询问,已经充分证明新疆的侵权产品与上诉人无任何关联。

本案中,被上诉人用以证明在河北唐山发现的侵权产品系被告生产的证据包括:销售商蔡增保向巴州工商局出具的证明,巴州工商局对销售商李德所做的询问笔录,QFDD-812灯具说明书,以及巴州工商局检查笔录和(2004)巴州证字第4515号公证书所附产品包装箱照片。

被上诉人一再强调蔡增保向巴州工商局出具的证言并非孤证,与其他证据结合,可以充分证明新疆侵权产品系上诉人生产。然而这一主张客观上并不能成立。

1、从巴州工商局对销售商李德所做的询问笔录,QFDD-812灯具说明书,以及巴州工商局检查笔录和(2004)巴州证字第4515号公证书所附产品包装箱照片所示内容来看,以上证据所指向的是“丹阳市宏达路灯厂”,其中李德的陈述及巴州工商局检查笔录均是依据所查封产品包装箱的标注进行陈述或记录的,应当视为一个证据。

2、上诉人已提供足够证据证明,该产品包装箱上标注的厂名、厂址及联系电话均与上诉人不符,并非是表明了上诉人企业的必要信息内容。即使如被上诉人所说,侵权厂家为扩大市场影响,缩略标注厂名、厂址,但如何解释标注他人的电话号码来扩大自己的市场影响?这显然不合常理。被上诉人要证明它的合理性,就应当充分证明包装箱上标注的电话机主是上诉人的销售人员或有其它的经营雇佣关系。但被上诉人没有任何事实依据来证明电话机主田建和与上诉人存在关联。因此,因为包装箱标注存在以上重大疑点,包装箱照片并不能证明侵权产品系上诉人生产。

3、仅从内容来看,关于新疆的证据亦不能相互印证。在新疆这一组证据中,在同一项交易过程中,前后出现了四种不同的产品型号:销售商李德提供的合同清单标注“ZDG263型”,,销售商蔡增保证言为“FDD812,公证书工作记录上为“QFDD” ,灯具说明书和产品包装箱又为“QFDD-812”。这恐怕无法被解释为被上诉人所说的“细微差别”或是“正常误差”。由此进一步说明,销售商蔡增保证言即使不是孤证,也无法与其他证据结合,印证其内容的真实性。

4、经二审法院准许,证人田建和到庭出具证言,并依法接受质证。其证言证明,上诉人向一审法院提交的电话费发票系其本人向上诉人提供,相关产品包装箱上所标注电话号码为其本人持有和使用。经法庭进一步调查询问,田建和说明其与上诉人不存在雇佣或经营关系,但与蔡增保有联系并有经营往来,相关产品包装箱亦系其印制。以上证言,进一步证明,本案新疆地所发现的侵权产品与上诉人没有关联,一审法院由于忽视证据疑点、随意主观地认定证据所作出的司法判断完全错误。

三、被上诉人主张对上述两组证据的“综合认定”,不仅逻辑方法错误,而且判断结论错误。

被上诉人主张对唐山、新疆两地的两组证据进行“综合认定”,所依据的前提有两个:一是两组证据都指向了同一个生产商,就是上诉人;二是两地查封的产品完全相同。

被上诉人的第一个推理过程是:因为两地证据都指向上诉人,证明两地侵权行为和上诉人都有关联,所以要综合两地证据,来证明两地侵权行为人都是上诉人。这显然是一个错误的循环推理,因为两地证据是否指向上诉人的问题,还是一个待证的事实,以此作为确定的推论前提,并去推论这一这种推论前提的确定性,只能是一个主观臆断。在本案中,被上诉人依据自己的主观判断,对自己所提交的两组证据任意取舍、组合,没有法律依据,也不是法律上的“综合认定”。

被上诉人的第二个推理过程是:只要两种产品相同,就一定是一个厂家生产制造的;因为两地查封的产品完全相同,所以这两地的侵权产品是一个厂家生产的,因此要综合认定两地证据。这个推论的大前提显然是个伪命题,两个相同的产品不一定是同一厂家生产,更何况一审审理过程中,并未就两地侵权产品是否相同进行比对,何来“两地查封的产品完全相同”的结论?

所以,被上诉人舍弃唐山销售商提供的ZD812灯具说明书,而以新疆销售商提供的QFDD-812灯具说明书来印证唐山销售商购货合同的真实性;以新疆查封的产品包装箱标注来“更正”唐山查封记录已经明确记载的所查封灯具外包装“没有厂名厂址,没有合格证、说明书”的事实,以及其他所谓的“综合认定”,不仅没有法律依据,而且违背日常逻辑,其相应的判断结论必然远离事实。

 

综上所述,被上诉人依据其所提交的证据,其相应的诉讼主张不能成立。一审法院认定事实证据明显不足,对本案主要事实认定不清,依法应当发回重审。

 

此致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陈乃峰

                                     代理律师: 陈静

 

                                      二○○五年六月三十日

 

 


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05)苏民三终字第068



  上诉人(原审被告)陈乃峰
  委托代理人汪旭东,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代理人陈静,南京知识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宁波燎原灯具股份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邵运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顾伯兴,南京众联专利代理有限公司职员。
  委托代理人顾晓宁,南京众联专利代理有限公司职员。
  
陈乃峰因与宁波燎原灯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燎原公司)侵犯专利权纠纷一案,不服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宁民三初字第266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05517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56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陈乃峰的委托代理人汪旭东、陈静,燎原公司的委托代理人顾晓宁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一审法院查明:
  燎原公司于200183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提出“高压钠灯(海螺丝NBDD-40)”外观设计专利申请,并于200236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01343627.9200248日燎原公司又向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局提出“上掀盖内藏式照明灯具开启机构”实用新型专利申请,并于2003115日获得授权,专利号为ZL02208653.6。其独立权利要求为:一种上掀盖内藏式照明灯具开启机构,上盖与面框由铰链铰接,其特征在于:面框在一端部横向分成前部和角部,角部绕转轴转动,铰链位于上盖与面框扣合的灯具内部,铰链中的固定铰链座固定在面框内面,活动铰链座上端与上盖内面固定,下端连接面框角部,活动铰链座中部与固定铰链座活动连接。
  200496日,福建省泉盛电力设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泉盛公司)在河北省唐山市政府采购中心组织的政府采购合同中中标,提供货值为970550元的灯具产品。同年912日,唐山市工商局对该公司提供的灯具产品进行检查,并现场制作了检查笔录,并通知了泉盛公司工作人员到场询问。泉盛公司承认,中标的产品系从宏达厂购买,其中250w450w灯具各420只,货值总计285600元。泉盛公司提供了宏达厂的产品介绍和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复印件。同年1014日,经燎原公司申请,唐山市公证处对安装于该市新华西道和新华东道的路灯进行公证取证,并制作了(2004)唐证经字第1722号公证书。20041124日,法院根据燎原公司申请,对唐山市工商局和唐山市路灯管理处进行调查,并制作调查笔录。同时,对现存于唐山市路灯管理处仓库的剩余灯具产品进行拍摄,制作照片若干。
  2004916日,库尔勒异彩照明电气工程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异彩公司)与南疆铁路基建管理中心签订工业品买卖合同,由异彩公司提供货值为589700元(包括灯具、灯杆等)的灯具产品。同年928日,巴州工商局经济检查大队对该公司提供的灯具产品进行检查,询问异彩公司负责人李德,并现场制作了检查笔录和询问笔录。李德陈述:其与弟弟李德平开办的库尔勒异彩灯具经销部(以下简称异彩经销部)提供合同项下产品。该批灯具系从宏达厂“新疆总代理”蔡增保处购得。其中灯具部分货值为620元×162只,共计100440元。20041012日,蔡增保提交书面证明,证实其从宏达厂购进灯具的事实,灯具部分数量与上述合同数量吻合。2004109日,经燎原公司申请,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公证处对安装于库尔勒市平安路的路灯进行公证取证,并制作了(2004)巴州证字第4474号公证书。同年1010日,该公证处再次应燎原公司申请,对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工商局经济检查大队抽样加封的路灯开封及拆卸、组装、封存过程进行公证取证,并制作了(2004)巴州证字第4515号公证书。公证书中产品外包装上,印有“丹阳市宏达路灯厂”厂名,地址是江苏省丹阳市界牌镇,电话:xxx。其中,0511-6359057机主为田建和,13xxx877机主为蔡增保。
  
陈乃峰否认上述两批产品系由其生产和销售,并否认与蔡增保、田建和有任何关系。针对巴州批次产品,陈乃峰提供了20047月江苏省移动电话费专用发票和20045-6月江苏省电话费专用发票两份。以上两份发票出具日期均早于本案受理日。
  庭审现场比对中,将法院摄自唐山市路灯管理处仓库产品照片以及巴州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中照片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进行对比可见,涉案侵权产品在扣合状态下呈近似海螺的形状,一端尖另一端呈椭圆,面盖上有四条与面盖轮廓相同的波纹,波纹之间内凹。涉案外观设计图中显示的波纹为三条,除此,两者完全一致。将涉案侵权产品与涉案实用新型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相比对,涉案侵权产品是一种上掀盖内藏式照明灯具开启机构,上盖与面框由铰链相连接,面框与上盖相连接的一端为角部,铰链位于上盖与面框扣合的灯具内部,铰链由固定铰链座与活动铰链座组成,固定铰链座固定在面框内部,活动铰链座上端与上盖固定连接,下端与角部固定连接,中部与固定铰链座活动连接。双方当事人均确认,涉案侵权产品的技术特征与涉案实用新型专利独立权利要求的技术特征相同。
  燎原公司提交的宁波正源会计师事务所有限公司余姚分所对20041-10月燎原公司NBDD-40型各种规格灯具头子审计报告表明,该产品平均销售毛利为480.60元。
  一审法院认为:
  
陈乃峰系宏达路灯厂业主,属个体工商户。宏达路灯厂的经营行为应由陈乃峰承担法律责任。
  蔡增保与本案处理结果无直接利害关系,且
陈乃峰申请追加蔡增保为第三人的目的在于证明蔡增保的陈述不真实,该申请不符合关于第三人的法律规定,不予采纳。
  经过比对,涉案侵权产品的外观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构成近似,
陈乃峰提出涉案外观设计专利面盖上的曲线为三条,与涉案侵权产品不同,但这并非涉案专利的要部和创新点,且一般消费者施以一般注意力很难判断两者的区别,故根据外观设计整体判断和要部对比的原则,涉案侵权产品的外观与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构成近似。涉案灯具产品的开启技术特征与涉案实用新型专利独立权利要求一一对应,全面覆盖该项专利的保护范围。故陈乃峰的行为构成对燎原公司外观设计和实用新型专利的侵犯。
  针对唐山市被诉侵权产品,
陈乃峰抗辩称,燎原公司的证据仅是泉盛公司单方陈述为宏达路灯厂生产,其证据不足以证明该事实。虽然泉盛公司向唐山市工商局提交的购销合同为复印件,但结合其他相关间接证据,燎原公司的举证已能够形成高度盖然性,形成证据锁链,其举证责任已完成。陈乃峰如欲否认该事实,应该承担举证责任,但其未能提供相关证据,故其抗辩理由不能成立。
  针对新疆库尔勒市被诉侵权产品,
陈乃峰否认其与蔡增保、田建和有任何关系。但其提交的电话交费单据的出具时间却在本案诉讼之前,如不是电话机主,显然不能取得电话交费单据。由此证明,陈乃峰否认其与蔡增保、田建和有任何关系不能成立。虽然蔡增保、田建和向法庭提交了书面证明,但其并未到庭接受质证,其证明力不予采信。另外,虽然包装箱上所印厂名与宏达路灯厂有所出入,但不能否认两者系同一主体。
  燎原公司请求判令
陈乃峰交出全部侵权产品及制造模具,但未能举证证明其他侵权产品及制造模具是否存在,故该请求无事实依据,不予支持。
  燎原公司请求判令
陈乃峰在新华日报上公开赔礼道歉、消除影响,但本案只涉及其财产权益,并无证据证明其法人的拟制人身权遭受损失,故对此诉讼请求亦不予支持。
  关于赔偿数额,燎原公司提供了审计结论作为主张赔偿数额的主要依据,但该审计涉及的产品与涉案侵权产品的关系无法确定,故仍无法计算由于
陈乃峰的侵权行为给燎原公司造成的具体损失,法院将根据侵权行为的性质、情节、时间和购销合同的标的额等因素确定至起诉时止陈乃峰应承担的赔偿数额。
  一审法院判决:(一)
陈乃峰立即停止侵犯燎原公司“高压纳灯(海螺丝NBDD-40)”外观设计专利权和“上掀盖内藏式照明灯具开启机构”实用新型专利权的行为;(二)陈乃峰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五日内赔偿燎原公司至起诉时止的经济损失25万元;(三)驳回燎原公司的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11010元、保全费用3570元、其他费用2770元,由陈乃峰负担。
  
陈乃峰不服一审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其主要上诉理由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严重错误。(一)以一无法与原件核对的购销合同复印件确认侵权产品系上诉人生产这一关键事实,明显违背证据规则。一审法院认定在河北唐山发现的侵权产品系上诉人生产的证据包括:泉盛公司提交的购销合同复印件、ZD812灯具说明书和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向唐山市工商局作的陈述笔录。笔录属于证人证言,证人未到庭接受质证;说明书系打印件,且其中产品型号与合同中QFDD-812型号相矛盾,不能相互印证,不能据此认定查封产品来源于说明书所示“江苏丹阳市界牌镇宏达路灯厂”。(二)错误推定蔡增保、田建和与上诉人存在关系,继而推定蔡增保销售的商品系上诉人生产提供。(三)将分别发生在唐山、新疆两地的两组证据进行综合认定不当,而无根据地放弃同一组证据之间关联性的审查。
  燎原公司答辩意见为: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请求驳回上诉。
  本案二审争议焦点为:被控侵权产品是否
陈乃峰所生产。
  二审中,
陈乃峰申请田建和出庭作证,由于田建和的证言可能对认定案件事实有一定影响,合议庭依法准许。田建和对其与蔡增保的关系作了如下陈述:以前是很好的朋友,蔡现在干什么,不知道,仅知他在外面,具体什么地方不知道。去年和他见过一次面。去年他向我要海螺灯,81套,我就去武进邹区市场去买,从哪家进的、什么牌子、厂家是谁都不记得。我重做了外包装,将宏达厂名称、地址、我的电话印上。
  燎原公司认为田建和的证言不能采信;
陈乃峰对田建和的证言没有异议。
  本院认为,田建和的证言不能采信,原因在于其中存在明显自相矛盾之处:田承认他与蔡增保以前是很好的朋友,去年还见过一次面,双方还有业务往来,但同时又称不知道蔡增保现在干什么和具体在什么地方,显然不合常理。
  对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双方当事人均没有异议,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
  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被控侵权产品是
陈乃峰所生产。
  (一)关于在唐山市发现的被控侵权产品
  一审法院认定该批被控侵权产品是
陈乃峰所生产,依据的证据是:1ZD812灯具说明书。落款为“江苏丹阳市界牌镇宏达路灯厂”。泉盛公司一员工在该说明书上签名,日期是2004913日。2200497日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复印件)。供方宏达路灯厂,需方泉盛公司;品名:QFDD812。合同上有供方宏达路灯厂的印章,泉盛公司没有签字或盖章。3200496日唐山市政府采购中心中标通知书。内容为通知泉盛公司其已中标,项目为灯具。42004912日唐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平交易局现场检查笔录,内容为:泉盛公司销给市城管局一批路灯,经查外包装箱上没有厂名、厂址,箱内没有合格证、说明书。520041124日一审法院与唐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公平交易局张立民的谈话笔录,张说:在查处过程中,泉盛公司向我们提供了生产厂家,是宏达公司,购销合同我们看到的也是复印件。主要问题是其中标注不清,我们以三无产品查处的。620041124日一审法院与唐山市路灯管理所工作人员罗志刚的谈话笔录,罗说:该批路灯是从泉盛公司购买的。
  本院认为:上述证据中之3456分别是行政机关档案材料和人民法院调查笔录,在无相反证据的情况下,一审法院予以采信是正确的。证据1ZD812灯具说明书,而泉盛公司销售的路灯产品包装箱中没有说明书,因此该灯具说明书与被控侵权产品的关系难以认定,与本案没有关联性。证据2是购销合同的复印件,未经与原件核对,也没有证据证明其在客观上无法与原件核对,依法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泉盛公司在唐山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检查被控侵权产品时称该产品生产厂家是宏达路灯厂,因其与检查结果存在利害关系,且没有其他证据予以佐证,故亦不应采信。一审法院认为燎原公司提供的上述证据能够形成证据锁链,具有高度盖然性,足以证明泉盛公司销售的路灯产品是
陈乃峰所生产,这一认定不当,因为证据锁链应该由若干个被采信的证据组成。本案中,由于上述三份证据不应被采信,因而证据锁链及其高度盖然性均不能形成。现有证据只能证明在唐山市发现的被控侵权产品是泉盛公司销售的,不能证明泉盛公司销售的产品是陈乃峰所生产。
  (二)关于在新疆库尔勒市发现的被控侵权产品
  一审法院认定该批被控侵权产品是
陈乃峰所生产,依据的主要证据是:1、工业品买卖合同。签订时间为2004916日;卖方为异彩经销部;买方为南铁基建管理中心。产品型号栏空白。22004928日巴州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大队现场检查笔录,其中有下列内容:我们检查了销给管理中心的路灯的外包装箱,箱上厂名为“丹阳市宏达路灯厂”,地址“江苏省丹阳市界牌镇”。32004928日巴州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大队现场询问(调查)笔录,被询问人李德陈述:“丹阳市宏达路灯厂”在乌市有一个办事处,名称为:丹阳市宏达路灯厂新疆总代理,老板叫蔡增保。路灯就是从蔡增保处买的。420041012日蔡增保给巴州工商局的证明,主要内容为:20049月从丹阳市界牌镇宏达路灯厂购进FQQ812路灯81只。此批路灯销售给了异彩经销部。5、巴州公证处于20041010日制作的(2004)巴州证字第4515号公证书,其主要内容为:公证人员和燎原公司委托代理人到巴州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大队,对其2004929日抽样加封的丹阳市宏达路灯厂生产的型号为QFDD路灯纸箱进行开封。从所附照片看到,纸箱上印有下列字样:型号“QFDD812”;厂名“丹阳市宏达路灯厂”,地址“江苏省丹阳市界牌镇”,电话xxx。合格证上型号为QFDD8126、江苏省电话费专用发票两张,户名分别为田建和(电话号码xxx)和蔡增保(电话号码xxx),开票时间分别为2004714日和2004815日。上述证据除了证据6陈乃峰提供外,其余均为燎原公司提供。
  本院认为,根据上述证据,可以认定被控侵权产品是蔡增保销售的,但是不能认定被控侵权产品来源于
陈乃峰:第一,蔡增保给巴州工商局的证明中明确陈述其从宏达路灯厂购进后销给异彩经销部的灯具型号为FQQ812,而被控侵权产品型号为QFDD812,型号明显不同。第二,李德在向巴州工商行政管理局经济检查大队陈述中称“丹阳市宏达路灯厂在乌市有一个办事处,名称为丹阳市宏达路灯厂新疆总代理,老板叫蔡增保”,由于没有任何相关证据进行佐证,陈乃峰对此又不予认可,故该陈述不应采信。第三,结合巴州公证处(2004)巴州证字第4515号公证书及其所附照片和陈乃峰提供的江苏省电话费专用发票可以看出,被控侵权产品包装箱上标注的厂名为“丹阳市宏达路灯厂”,与陈乃峰开办的“丹阳市界牌镇宏达路灯厂”名称有所不同,在没有充分证据的情况下,不能认定“丹阳市宏达路灯厂”和“丹阳市界牌镇宏达路灯厂”是同一主体。至于包装箱上标注的电话号码,已有证据证明其户名分别是田建和和蔡增保,一审法院认为“如不是电话机主,显然不能取得相关电话交费单据”,实际上是推定上述两个电话的机主是陈乃峰,而对陈乃峰关于电话交费单据系从电话机主田建和处取得的陈述不予认定,缺乏依据。第四,一审法院仅认定陈乃峰与田建和、蔡增保有一定关系,但在没有证据证明三者间具体是何关系的情况下,直接推定陈乃峰是被控侵权产品的生产者,这一推定既缺乏依据,也不合逻辑。因为即使陈乃峰与田建和、蔡增保有一定关系,这一事实与被控侵权产品是陈乃峰所生产这一待证事实之间也没有必然的因果关系。综上,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在新疆库尔勒市发现的被控侵权产品是陈乃峰所生产。
  综上所述,燎原公司主张被控侵权产品是
陈乃峰所生产,证据不足。陈乃峰的上诉理由成立,本院予以支持。一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导致判决结果错误,应予纠正。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五十三条第一款第(三)项、《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第十一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2004)宁民三初字第266号民事判决;
  二、驳回燎原公司的诉讼请求。
  一审案件诉讼费用1735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11010元,由燎原公司负担(
陈乃峰预交的二审案件受理费11010元不予退还,由燎原公司直接给付陈乃峰)。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王成龙
  代理审判员 吕 娜
  代理审判员 袁 滔
  二00五年七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施国伟

 


法务咨询

E-mail: cnip@cnip.cn
Tel: 025-83716528
 

法律声明

未经本网站许可,任何人不得擅自(包括但不限于:以非法的方式复制、传播、展示、镜像、上载、下载)使用,或通过非常规方式(如:恶意干预本网站数据)影响本网站的正常服务。否则,本网站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关注我们

官方微博

请扫描二维码

官方微信

请扫描二维码

Copyright@2015 | 知识律师事务所 | 版权所有 | 苏ICP备08008160号